九旬老人的百科情懷(講述·一輩子一件事)

发布时间:2019-08-26 15:26:48 来源:A8体育-A8体育官网点击:7

  人物小傳

  金常政,1929年生,百科全書編纂學家,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編審、原副總編輯。他親歷三版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的問世過程,並參與編纂和從國外引進數十部百科全書的工作。他還撰寫數百篇論文,出版《百科全書學》等7部專著,為中國百科全書編纂學奠定了初步的理論基礎。

  “你看,這是我2017年最新參與編纂的《方志百科全書》。”金常政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書,高興地展示給記者看。“今年,我的第三版《百科全書編纂學》也要問世了。我這一輩子啊,就是百科全書事業……”

  今年90歲的金常政,濃墨重彩的后半生與中國百科全書事業同行:1978年,百業初興,中國的百科全書事業,也隨著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的籌備,邁出了第一步。從第一版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擔任責任編輯和副總編輯,到第二版擔任學術咨詢委員會副主任,再到近年第三版受聘“三版工作咨詢顧問”……

  “我是個事業和學問上的‘遲到者’,必須加緊趕路”

  “以前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電子版,去年出版社約我再版《百科全書編纂學》,我花了半年時間,補充進一些我對百科全書數字化、多媒體化的思考。”金常政說,“這部著作,可以說是總結了我一生的研究成果。”

  雖已耄耋之年,金常政仍筆耕不輟。前幾年,他還在老伴的病榻前,查閱國家圖書館的外國百科全書新資料,在電腦上一個字一個字地敲出了30萬字的《百科全書論》。后來更是“與時俱進”,發表了一篇《網絡百科全書芻議》,表達了他對交互式多媒體百科全書的看法。

  “我是個事業和學問上的‘遲到者’,必須加緊趕路。”金常政告訴記者,他參與大百科全書的編輯工作時已49歲,與百科事業結緣卻是“命中注定”的。

  1949年,20歲的金常政離開家鄉遼寧錦州,先后到哈爾濱和北京學習俄語,1950年畢業后分配到部隊,主要從事編譯和科研工作。后來,他被迫轉業,下放工廠,直到1978年才有了轉機。

  那年機緣巧合,金常政結識了中央編譯局原副局長姜椿芳。“我與姜老是忘年之交。他覺得應該編百科全書,啟蒙民智,逢人便講。”金常政說,“年近半百,空有夢想,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一個中年知識分子惶恐不安的?姜老邀我參加編纂百科全書,我自然欣喜萬分地答應了。”

  高山流水,得遇知音。結識姜椿芳后,金常政這個49歲的“初生牛犢”,立刻行動起來,花了4個多月對比研究各國百科全書。《不列顛百科全書》深沉,《大美百科全書》明快,法國《拉魯斯百科全書》華麗,德國《布羅克豪斯百科全書》嚴謹……他想,中國的百科全書應是怎樣的模樣和性格呢?

  “當時隻有事業起步的興奮感,哪裡想到什麼艱苦”

  太湖之濱,雕花大樓,燭光搖曳,人影幢幢。

  1979年5月,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天文學卷在蘇州東山召開編委會。當時入夜常常停電,天文學家和編輯們“秉燭夜戰”,第一版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問世之艱辛可見一斑。

  大百科全書的第一次會議,是8個人圍著中央編譯局裡的一台乒乓球台開的﹔第一個辦公地點,是借用的中國版本圖書館三間存舊書的庫房﹔第一次印刷出版,是編輯團隊蹲守4個月確保排版不出錯熬出來的……金常政說:“當時隻有事業起步的興奮感,哪裡想到什麼艱苦!”

  “我不是天文學家,夜空裡隻認識銀河,還有‘河’兩邊的‘牛郎’‘織女’。”金常政說,自己在部隊搞過雷達、導彈,姜椿芳覺得天文學屬於科技領域,當時社內大多數人是搞文的,就把天文學卷交給了自己。

  於是,金常政一邊惡補天文學知識,一邊往返各地,從天文學界搬救兵,常常工作到深夜2點﹔他不善社交,但憑一腔熱情和真誠,敲開了天文學界的大門。

  “大百科全書可不是一般的書,它既是學科知識的標准,也是語言文字的規范。”金常政要求高、脾氣犟,他的夫人張曼真見他和姜椿芳急赤白臉地爭論,就批評他。金常政卻說:“他也知道我有那些毛病,一時改不了!”

  1980年初,長期高強度的工作,讓金常政突然患上有生命危險的氣胸症。“編輯幾乎隔一兩天就帶著稿子來醫院。他看我,我看稿子。”金常政覺得任務緊,顧不得醫囑,住院一個月立刻返崗。同年12月,150萬字的天文學卷出版,填補了中國百科全書在這方面的空白。

  1993年,在金常政和眾多同事的努力下,2萬余人撰稿、1000多人編輯的第一版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橫空出世,66個學科門類、1.264億漢字、5萬余幅插圖,為人們打開了知識的新大門……

  “作為百科全書探索者,我就是要這樣‘自討苦吃’”

  這兩年,金常政又有了一個新身份——第三版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的顧問。去年,他還和第三版編輯團隊面對面,向年輕人分享他的編輯經驗。“講講百科體例、框架設計、審稿方法等問題。”第一版全套問世時,已有30多個學科請過金常政“傳經送寶”。他笑著說:“一個蹉跎20年的人,能在大學者、大專家面前‘高談闊論’,何等榮耀!不過,主要還是為了把大百科編好啊!”

  作為百科全書的“開路先鋒”和探索者,金常政還做了很多“不尋常事”。

  “當時天文學卷成為第一版所有卷的編纂模式,是按照學科和知識領域來編排條目的。但按姜老和我的想法,第二版將向國際通行的標准型百科全書發展,即全書條目按A—Z字母順序統排。”金常政說,1985年,考慮到《中國水利百科全書》體量小,可以用來試驗。這讓“水百”成為我國第一部按字順編排的百科全書,也為百科全書創立了新的編排形式。

  編百科全書的人,自己未必通讀過整部百科全書,金常政則不然。上世紀90年代,金常政主持翻譯英國《劍橋百科全書》時,花了500多天,把整部書逐字逐句細讀兩遍。“作為百科全書探索者,我就是要這樣‘自討苦吃’。”

  “我雖然以前搞科技,但自幼喜文,中學時還愛上詩詞,至今仍酷愛讀書。”金常政直言不諱地說,“現在有不少書,我發現沒有不出錯的,語法錯、修辭不當,錯別字尤其多。”

  金常政一生最重“真實”二字,做人真誠、做事下“真”功夫,因此對於喜歡的東西,才能堅持一輩子。採訪結束前,他囑咐記者:“你們寫我時,不要寫套話、口號,就實事求是地寫,編百科全書就最忌諱水分。拜托你們!”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1月30日 06 版 人民網記者 張 賀)